紀錄 瞬間片刻

關於部落格
  • 488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國China:雲南故事~東川紅土地 羅平油菜花海

      她叫做林美美,是景美女中的退休老師.這不是她第一次到雲南了,嚴格來說不包括轉機的話,這次是第四次.她家中房間的牆壁上,貼著一幅中國地圖,範圍相當的大,佔了她整間主臥室的牆面,每位初次到她房間的朋友,都不自覺地發出驚呼:地圖上貼滿了大大小小到中國各地旅遊的照片,北疆、吐魯番、江南、西安、天津等地名,只要中國地圖上,念得出來的省分,幾乎都有她的蹤跡.牆壁上的照片,有風景照,也有個人與團體照,照片本身並不是拍的特別漂亮或傑出,有些也早已斑駁泛黃,但照片上的笑容看起來永遠都是那麼真,那麼的燦爛.而這也是她到處旅遊的原因.   
  
     雲南,七彩的雲南.她特別喜歡中國這個省分:四季如春的春城昆明,金庸筆下的大理古城,繫上雲帶的玉龍雪山,民族風情的西雙版納,每個地方都抹殺了她不少底片.她特別鍾情這地方,大概這地方所帶給人的感受不同於中國沿海省份.這裡的人相處起來,多了份純樸跟直率,臉上所帶的笑容,不是買賣,而是一種天性;這裡的茶喝起來,多了份清香跟甘甜,所嚐的每一口,不是習慣,而是一種安心;這裡的美看起來,多了份得天獨厚的自在,每到某處景點,不是人工,而是一種渾然天成.而這一趟十天的旅程,是不同於一般旅遊團走的路線:火紅的紅土地地貌,延綿無盡的油菜花海,世界遺跡之一的石林,九鄉,散落不成規矩的元陽梯田.這一趟位於昆明東半邊的行程,是只有常旅遊的人,才會選擇得特別路線.   

      出發的那一天,台北正下著濛濛細雨.待在這城市,已經好久沒看到陽光了.這灰濛濛的地方,待久,心裡也快發霉了.是時候該出去走走了.拿著行李,獨自一人坐上計程車到達松山機場,如同以往,通過海關,登上飛機,繫上安全帶,等候著飛機起飛.她看著身旁這些已邁入耳順之年的朋友同事,一起生活至少人生快五分之一世紀.慶幸著有這麼多人一起出來玩.人生啊,不就是這麼簡單.想吃啥就不要嫌浪費,想穿啥就不要嫌貴,心煩的時候,就是找個三五好友出來聚會.領隊,是個年輕人.叫做阿郡,看起來還比自己的兒子還小.想不到頭次見面,就能夠叫出自己的名字.心裡不禁訝異地想著:以前有見過面嗎?!跟著領隊這小夥子走出昆明海關,當地導遊早已在出口等候.導遊是犛族人,叫做小蔣,年約四十歲,這幾年都較少帶團了,在旅行社已是主管,負責指導後生晚輩,團控等事項.上了遊覽車,手上收到阿郡送來的玫瑰花."好浪漫啊,好久沒收到花了"耳邊也傳來小蔣的解說:"雲南古稱七彩雲南,不僅盛產花卉蔬果,更是中國觀光重點之地….."窗外是車水馬龍的街道,交通依舊相當雜亂,她看著前頭師傅不時地按著喇叭,一開始覺得有點吵,但後來發現,這不按不行,當地人幾乎都沒有再看前後,守交通規則,只要有路就要上去了,就像是蝗蟲過境一般,萬頭亂鑽.   

     "東川紅土地,位於昆明北方約兩百多公里.這是一般旅行團不會去的景點之一"小蔣繼續說道.她想起前幾天在網路所查的資料,知道這塊紅土地來頭不小,其中一段介紹是這麼說地:"媲美巴西里約那炙熱的紅色大地,如滾燙火紅的炭火,倒在這塊土地上,陽光照耀下的紅.奪走每一位旅人的眼.  
 
  
    "車子逐漸駛離了高速公路,往山路爬坡.客運師傅姓肖,同樣也是犛族人,人看來就是直爽,開車技術也相當高超,人車合一,行雲流水般地往山的另一頭開去.她坐在後座,偶爾跟身旁的舊同事閒聊,偶爾看著窗外兩旁的風景,但不往下看還好,一看直叫人心驚膽跳,差點馬中風:巔波的山路上沒有任何護欄,山路下是相當深的深淵;道路寬度勉強只能容納兩台大車,交會時,幾乎都快撞到彼此的車身了.這不禁讓他直搖頭:這裡的交通跟路況,仍然是相當的糟糕."雲南在古時本就是顛沛流離,險惡之地.會來這的大都是被流放的罪犯,抑或是被貶抑離鄉的軍臣,沒有人主動願意來這地!不過大家熟悉的諸葛孔明七擒七縱孟獲的地方也就是在這…"在蜿蜒的山路上,小蔣仍盡責地告訴雲南這地方的來龍去脈,故事典故.看著外頭這綿延不盡的山巒,路段有時未鋪有柏油,一整個就是石子路,但就算舖有柏油,有些路段也都很糟糕.當行經這險惡路段,不禁神遊起古時被流放至此地的人們.   

       車越往上走,路段就越陡坡,海拔初估有兩千以上了.黑色的天幕無聲地漸漸壟罩整片山谷,耳邊只剩下車行的引擎聲,路上沒有任何的路燈,只能靠著車子的車頭燈,探測前面的道路.時間越來越晚,八點了.還未能到達目的地,這裡真是偏遠.就算駛入了燈火通明的村子,卻發現卻都還不是終點.大夥看來是有點疲累了!蜿蜒的山路,漆黑的四周,總希望目的地就在下一個轉角.時間一分一秒過,但卻總不是期待的那一刻.往外一看,滿天的星斗高掛夜幕上.挖,好久沒看到這麼漂亮的星空了.待在城市裡,會讓人早已忘了:原來星空,一直都在台北的天空.
 
   "各位,我們到旅館了"轉過頭來,,一間旅館,在漆黑的山腰上霓虹閃耀著.沒想到在這窮山僻壤之處,竟然會有這麼一間豪華的住所,這是大夥想都沒想到過的.一下車,冷冽的溫度,逼得眾人退回車內,穿起羽絨大衣,毛絨頭帽.已下車的朋友發現明明才走沒幾步路,卻已經是氣喘如牛.對了,這個地方位居高海拔阿.小蔣和阿郡正處理行李以及晚餐,帶領大家進去旅館餐廳.

  "想不到這偏僻的地方還有這種旅館,真的連想都沒想到"
  "這旅館在剛建好沒兩年,是這一代最棒的旅館.以前來,都是住當地的農家,大家真是有福了.小蔣回答說
  "來囉,晚餐共九菜一湯,大家要吃飽阿,更要多嚐嚐這邊的特產-土豆."阿郡在一旁答腔著
  "土豆是啥?"
  "馬鈴薯拉,這邊盛產馬鈴薯"咬下一口的炸土豆,不知是肚子早已餓的緣故,還是這裡的土豆味道特好,吃起來硬是與台灣有很大的不同.不一會,盤上的菜餚都一一被清空,看來大夥真的餓了.

      隔天起了個大早,大夥抓緊時間到打馬坎村欣賞日出的那一刻.打馬坎村是這一帶欣賞日出的最佳地點."紅土地有個很美麗的名稱,稱為上帝的調色盤.這一塊土地最迷人的月份是在五月份.五月份的紅土地正是各種農作物開花結果的時期:青粿,小麥,粉粉綻放出屬於它們自己的光彩.紅土,綠葉,紫花,黃片,一格格如棋盤班地座落在這片土地.吸引了國內外的攝影者.但殊不知這片中海拔的土地,正隨時上演者當地人們努力地過活的故事."小蔣輕聲地說著
  
 
    "民以食為天,食物是滿足人最基本的需求.在這過活的人們,生活都相當困苦,靠著是家後座山頭的一畝田,種些小麥,土豆(馬鈴薯),青稞等等.要求不多,只求溫飽,自給自足,有多的再往外買賣,做點小本生意.這邊居住的人們,早期尚未受到媒體刺激,心理尚能安於隱居世外;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起飛,一台又一台的遊覽車開進村內,帶來一批批的遊客,為這原本荒蕪的紅土地帶來經濟上的交流,金錢的注入,但更帶來更多村外花花世界的絢爛,早已心懷壯志的人,背起行曩,拿著不多的盤纏,想為自己的人生,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但這片荒蕪壯闊的紅土地,卻不如這些人擁有更多的選擇.他,正面臨著水土流失.每一年每一年的流失,張三的土地,李四的家後院,每年逐漸地被無形的手掏空,土地的樣貌早已變得不同.你能說什麼呢!?天候的嚴苛,土壤的特質,水土的流失,地域的偏遠,在這裡生活富含著太多的不確定性,你只能求三餐溫飽,有個遮風避雨的住所,平安地度過每一天.這裡你不能存有太多的比較,不然你會有太多的怨天尤人."   

      坐在離開紅土地的路上,車子駛離東川市區,往羅平方向前進.老師不禁想起小時候的童年回憶,他仍依稀記得:小時家門前的空地,是學校放學後,鄰居朋友同學相約相聚的地點;家門後有一塊塊地水稻田,鄰居老頭總會牽著養的那頭水牛下田.老家的回憶,隨著身高增高而漸漸改變.記得以前,爺爺也會叫我一起下田工作呢!人,老家的樣貌,隨著時間漸漸地改變著.在十年後,我和這塊紅土地會變得怎麼樣呢?
  離開了炫目的紅,一路向下往羅平前往.二月底的羅平,正是油菜花開花的時節.這裡聚滿了世界各地來此留影的攝影者.羅平油菜花遍布整座大地,像是有生命般地在山頭各個角落,山頭整齊地綻放著.不同的花東的油菜花,這裡的油菜花開的比較高,比較多,一叢一叢地開著.大夥不禁開心地驚呼著,整台車上似乎都感染到油菜花所帶給大家的驚喜與禮物.遊覽車在市集旁逗留一陣子
    
     "大夥在中餐前可以去逛逛走走"小蔣向大家說著.  

    阿郡走在前頭,找到賣花果的市集.早上的市集看來似乎還沒結束,人來人往,煞是熱鬧.阿郡停在一攤水果攤前,看來在挑選一些水果.攤販的老闆娘,笑臉迎人地,操著雲南腔的普通話
      "多少錢一斤阿"
     "兩塊錢一斤"
     "甜不甜阿,不然你切個蘋果給我吃吃!"
     "保證甜阿.你要付錢阿"
     "好好好,你先切,好吃的話我再多買幾顆"
     "這啥"
     "這是啥XX橘咧"
     "你說啥"
     "ZBFG"
     "啥"
      她看領隊傻頭傻腦地,搞不懂老闆的口音.心裡正覺得好笑,小蔣,見狀立刻用雲南話,跟攤販老闆喊價.乎裡忽圖,機哩瓜啦,一下子買了蘋果,砂糖橘,枇杷.手上先咬下一口蘋果.好吃,果真是汁多味美,相當香甜…. 
 
 

PS.有興趣想了解紅土地的朋友  可連結以下網址
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495322


眼中的這趟旅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