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 瞬間片刻

關於部落格
  • 488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亂入-茅坑

  在某客運的某洗手間,正好位於樓梯下。它相當狹窄不高,還不到一坪,身長的人還得注意頭是否會撞到天花板。同時它也相當的密不透風,前一個人完廁後的味道,還遲遲未退散。洗手間裡有著簡易蹲式馬桶,年久失修的洗手台,還有個小浴缸呢!!這格局,倒是讓我有點出乎我意料。不過,慘白的光線從一層黃垢的燈管發出,讓這洗手間有股說不出的詭異。
  這讓我回憶起童年,那似乎很真實但又有點模糊的過往。鄉下的生活,其實也沒什麼可以說嘴的地方,只不過我多了許多城市孩子所沒有的生活經驗。就拿洗手間這件事說好了,不知道跟我同年紀的朋友,有多少人親身體驗過上茅坑的經驗。
  那時還是八零年代的台灣,是個雜貨店比7-11多,人穿掉嘎藍白拖,路上還有牛大便的日子。鄉下的家類似三合院,只不過其中一邊是用來養雞、牛、或是羊,而這剛好也是我騎羊奔馳在田野的日子。但提到茅坑這個話題,我們家的洗手間,就是茅坑。
  大便是滋養土地最棒的肥料,爺爺那一代務農,也因此我們家有一個約兩坪大的化糞池,供施肥時取用。聽起來化糞池對務農人家是相當重要的,但對我來說,事情卻不是這樣地。夏天,是蒼蠅歡喜的節慶,為什麼呢?因為他們可以享受化糞池這個大餐。臭氣沖天的化糞池上,蒼蠅就飛舞在噁黃烏黑如沼澤的池面上,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臭味,想不聞到都有點難。而我家的就打造在化糞池旁,注意!它是相通的!
  想要打造茅坑,其實相當簡單,就是在化糞池上,用水泥砌成一個小平台,小平台的中間再挖一個洞,那我們拉下去的黃金,就會直接掉進去化糞池上,很簡單的原理吧。不過令人討厭的部分在於:有時候消化比較好的時候,黃金就會比較有份量。而根據重力加速度的理論,當黃金掉進去化糞池時,會濺起黃金汁液,回擊人體出口處。你可以從聲音判別,是否會回擊到施肥者?通常聽到噗通的同時,大概也是被擊中的時候(不可能拉下去的時候,自己沒穿褲子跳起來吧)。這部分實在是令人惱怒卻又無法可施。尤其是在夏夜裡,蚊子怎麼打都打不完的時候,我常常在茅坑裡,一手拍打著停在大腿或屁股上的蚊子,一方面又得注意濺起的大禮,啪啪啪的聲響,從那昏黃軟弱光線的茅坑傳出來。
  我記得小時候很喜歡跟鄰居打棒球,那時候正是職棒開打的熱潮,我剛好趕上這股潮流,同學有時還會交換什麼球員卡,對那黃金光輝的卡片更視為瑰寶,現在想想還真是好笑。鄰居們全都是味全龍的球迷,老爸是統一獅球迷,我是兄弟象的死忠球迷。也因此我常想像自己是假日飛刀手陳義信,一球又一球地往鄰居家的牆壁投去。我們在牆壁的正中央,畫了一個白圈圈,只要投進去圈圈裡都是好球。我們也在假日時,常常邀村裡面的孩童,分成兩隊一起打棒球,簡單地分成兩隊,拆掉紙箱,當成跑壘的壘包。手上的手套,是塑膠皮做的,沒有接球的作用,只有好看的用途;或是球打來時,可以稍微阻擋一下。球不是硬球,是軟球,雖然說是軟球,但是被球打到時,還是會痛的不得了。而棒球跟茅坑可以扯上關係嗎!!答案是可以的,球是不長眼睛的,會被打飛到哪我們沒辦法掌握。所以不只一次,我們把球打到化糞池裡。雖然我們已經在上面定了好幾個木板,但是球不是從細縫裡飛進去,就是真的擊破木板掉進去。Shit~~~~
那….最後的下場,我們就是去撿起漂在化糞池上的球,用長長的掃把,慢慢地去撈,撈阿撈,撈起那浸在化糞池上的球。現在想想以前都不會管他噁不噁心,現在再叫我去撿球,還真是不太可能。人果然是適應性的動物阿。
  最大的慶幸是,我從來沒有掉進去茅坑過,真是可喜可賀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