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 瞬間片刻

關於部落格
  • 488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母親

親上個禮拜回國了。回國的第一件事,就是準備幫忙我們家買房子!
前幾天晚上母親開著VOVO賓士車前來,我跟妹妹下樓去接她。外面正下著細雨。 
「好久不見,媽」我坐上車,車上正撥放著不知名的古典樂。
「好久不見阿,培郡阿,把後車廂的東西都拿上樓」母親指著後車廂
後車箱內放著裝著羽絨被的袋子,我叫妹妹拿上去。我抱著家中的小貓跟母親開車到附近的托兒所停放。
「你看小貓咪多麼緊張阿,別把他抱到外面來」小貓伸出爪子緊緊地抓住我,衣服上還多了幾個被他抓破的洞。
「沒關係啦,因為我是惡魔哥哥。你看…」我把小貓硬拉下來,抓住他的前肢,甩了甩,像在甩棍子一般。
我們的話題有一搭沒一搭的圍繞在小貓咪身上,我知道,若我沒有帶貓咪出來,我真不知道要跟母親聊什麼才好
 
  在我五歲左右,母親因為父親外遇而離婚。氣憤出走的當下,成為了祖父母口中的壞女人。在九零年代,單親家庭並不是相當的常見。我成為班上少數幾個是單親家庭的孩子。
  從小學時候開始每一年,母親總會開著那台紅色喜美轎車到學校來找我一到兩次,帶我以及妹妹一起到市區逛逛。母親看到我們總是會問起最近生活過的如何,問我們學校狀況如何?而且會帶著我們去吃許多平常吃不到的飲食店。那時候,我心中對於母親的概念有時候反而是一種物質概念。我總是可以在那當下吃到許多我想吃的東西。
  每當要分開的時候,都是傍晚黃昏左右。我們總是會坐在沒有發動引擎的車上,母親緊緊地擁我入懷  哭著對我們說一切都是大人的錯。回到家後,還是少不了祖母的一陣咒罵或是捞刀。這樣的場景,從小一到小五,每一年都是同樣的劇情開眼以及結束。但到我小六那一年,我心中不知道是對這樣的戲碼麻痺或是突然間變的長大了。
我回答母親說:媽,別再哭了!有什麼好哭的.
那時的我實在是不能夠體諒母親掛念我跟妹妹的心情,一種被被背叛卻無奈的心情。對懷胎十月我們的母親…
 
從那時候起,好像有什麼東西改變了。母親固定每年看我一次,以及父親身邊的阿姨一個換過一個後,到高中後,因為家遭巨變,家人都四處流落。我跟著小姑姑。小姑姑沒有孩子,只有他跟姑丈,兩人住在一起。那半年居住在姑姑那,姑姑填滿了我心中母親的角色。姑姑請隔壁阿伯,開車載著我的行李,帶我上樓上約三坪大的房間,裡面除了一張書桌加上一張床就沒有其他了。但我卻在那,度過很溫馨的一段時光。每天一早在上課前,姑姑早就準備好了早餐放在桌上,跟我道聲再見。有時候又會帶著我們去夜市,買了許多我們喜歡吃的東西。這些的點滴留在我心中很久很久…
 
我跟母親上樓後,母親慣例性地拿起他的筆電查房市資訊。她講話的方式跟內容,其實我都很不習慣,也很懶的聽。或許他不是我想要成為的人,也或許是他的人生方是不是我所想要追求的。但是我還是在旁看著書,一邊回應著母親的問話。父親對於長年租住的這棟公寓已經感受到厭煩疲憊,對於家中的狀況,若真的要挑剔,倒是有許多地方可以挑剔。加上現在租房子跟貸款下來的每個月支出  其實差不了多少。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跟母親之間的氣氛,已經變得不一樣了。但那是我說不出的感覺,但我清楚母親和我都有相同的感覺,就是我和母親的距離已經越走越遠。也因此,母親雖極力地想協助我貸款買一棟房子,但在我心中有種不踏實的感覺。這不是我要的感覺。前幾天晚上,我和父親在用餐完後,在細雨下兩人併肩走到文化中心,我在途中買了兩塊雞排,在星光舞台前坐著,聽著一群歌唱班的學員展歌喉,父親買了杯咖啡,我買了兩塊雞排,父子倆也沒帶傘,坐在露天下淋著細雨坐著聽歌。我感受到父親的開心,熱騰騰呼出白霧的咖啡,搭上我們倆的笑聲,我們在台下用力的鼓掌,大叫安可。身旁的民眾都轉頭過來看著我們兩,似乎我們兩才是舞台的主角。
  其實,我自己心裡知道:我跟母親之間的距離,在這幾年已經越來越遠。在高中時,跟母親在小北夜市逛,買了雙鞋子給她。這算是第一次我送給她的禮物,母親的笑容笑得很開心,緊緊地牽著我的手。
  我想我要的,不是母親努力地協助我買房子,而是希望能再一次和他自在地走著,自在地聊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