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紀錄 瞬間片刻
關於部落格
  • 4963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澳洲(WA)-Geraldton 生活章 HOMESTAY

  約莫早上九點鐘左右,我已經起床準備要check out了,身旁另一張床的日本室友依舊還在睡夢中。我打開窗戶,讓光線透進這間昏暗的房間,讓微風從窗戶外吹進來。試著讓這間密不通風的房間有氣息一些!我背起靠在牆壁的黑色大吉他袋,袋中是那把旅行的吉他以及新剛買的藍色紋身七吋釣竿。我把釣竿拆成兩部分,只露出捲線器在外頭。我找不到袋子可以裝釣竿,只好和吉他一起裝在吉他袋中。但看起來似乎比我想像中的合適!
      談到釣魚,算是我在澳洲新的興趣,是在澳洲也很盛行的活動之一!跟在台灣釣魚有一個很大的不同地方是,你所釣的每條魚,須符合魚類圖鑑可以捕抓的大小,不符合的話就得放回大海!而我釣魚的最多紀錄是連續釣到四隻小隻的河豚,看似同一隻,但實際上不一樣。當我試著將釣勾脫離她們的嘴巴時,她”脖子” 總是會冒起很大的泡泡。我超害怕的,我超怕不小心擠破那個泡泡,讓一頭的毒液噴灑在天地間,我不得不沐浴在那紅霧之中而葛屁身亡,撤手人間!
  我背起了吉他,順手托起另一件行李箱。我試圖小心不發出聲音地移動出這間房間,但還是不免發出一些聲響!這讓我日本室友起床了!!!
"嘿,你正要離開嗎!讓我送你一程吧”日本室友半夢半醒之間的說
       他叫做多摸(日本發音)。我都稱呼他為多摸桑!!!是一個年僅二十二歲的不高且有點微胖的小胖子。他臉上有著參差不齊的小鬍鬚,笑起來的時候是很可愛的。但戴起帽子的時候,卻讓我聯想到那拍A片的導演!我最常跟她說的一句話是:"我叫做郡,我是個變態!"通常我用這句日文來博得跟日本人的第一次親密接觸,但想不到從此之後他就叫我變態(日文)了!==a
  我們把行李拖到樓下之後,伊庭已經在樓下要幫我搬家了!我隨便拜託當地一個我認識有車的德國人,幫忙載我到新的shareroom!離開前突然遇到兩個正要去游泳的台灣女生吉兒還有蘋!
"你要搬離開這裡,你怎麼都沒跟我們說!"吉兒看起來有點驚訝的跟我說
       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他的問題,是不熟嗎!!我不知道,但其實我跟吉兒曾經是同一間房的室友,而且我們一起有段不錯的際遇在當地的文化中心,接受當地人送我們免費的門票,欣賞了三個男高音中國人所帶來的表演!我跟吉兒其實還有許多蠻快樂的時光!!
"恩,我也是昨天才確定要搬"我心虛的回答,但我想我臉上的表情已經洩漏出不知所措!
  我看著吉兒臉上的表情,是生氣、迷或、錯愕、還是不解,我解讀不出來她的表情!蘋似乎看出我們兩那一霎那的尷尬,大聲地說:"嘿,我們來拍照!留個紀念"

        我看著她們坐車離開了,伊庭問我說為什麼沒跟她們提我要離開的事情!我說不出原因,真的說不出來!當我們把行李都搬進車內時,我轉頭看了一下背包客棧一眼,這個我前後居住兩個月多的地方-Foreshore backpacker!
 
  Foreshore backpacker的前門,正好面對那湛藍大海。從大門往旅社望去,你就會看到一張木製長方形的桌椅,那裏總是聚足一群在此地居住已久的外國人聊天!木桌椅的左方有張佈滿灰塵的桌球桌,以及員工精心裝潢的海灘吊床,陽傘桌椅,總是會有人在這圍繞,拿著一本小書,或手持一罐啤酒!木桌椅的另一方則是有片很小的庭院,上面似乎有些東西覆蓋,仔細一看,原來是葡萄樹的樹枝交錯縱珩形成一個天然的屏障!再往右方一些,正位於我床間窗戶的正下方,有間不大的小屋子,那其實是個廚房,進進出出都是在泰式餐廳工作的員工!早上,我總是可以聽到冰箱運作的嗡嗡聲,而中午,我則是可以聞到那挑人食慾的泰式香味菜餚,讓我像是個被設定好的時鐘,早上輾轉難眠,中午那時間飢腸轆轆!
  進去旅社裡面,第一個你看到的地方就是廚房了,這也是可以看到背包客身影最常來來去去的地方之一,不過那常常跳電的冰箱總是讓我們詬病,讓我不敢買太多餘的食物,怕壞掉!廚房之後便是大廳,挑高的天花板,讓這個空間看起來似乎更大,但是可惜透光不好,給人四處有許多暗黑死角的感覺!不過中間有張小撞球桌,我在這張撞球桌上度過不少的晚上,也是在此學會打撞球的。其實這間背包客棧是個不錯的地方,但可惜的是我卻沒有在這有許多美麗的回憶,這間背包客對我來說,只是個睡覺的地方!我在這跟外國人的交集明顯變少了許多,我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回事,面對那些外國人,我只是很簡單的打聲招呼,但久而久之,就真的變成只是會打招呼的陌生人!我心裡起了一些化學變化,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但是他發生了,他發生在我身上了!我試圖去釐清這樣的心理現象,但是我發現自己到最後只是逃離那些外國人,甚至是這間背包客棧-Foreshore backpacker!我對這樣的自己感覺到沮喪,這跟我當初來這的目的不同,甚至違背!我想成為隱形人在這,我不想再跟這裡的人有任何瓜葛,或許那就是為什麼我沒告訴背包客棧的朋友我要搬去sharehouse的原因吧!
 
  約10分鐘的車程,就到了我要居住的sharehouse。開來的途中,我猜測這一塊區域所居住的住戶,都有著不錯的生活水準!單看她們房屋的外型以及裝潢,想必房屋裡也不會太差才對!停車之後,房東Ken以及太太Penny都出來迎接我們!
  Ken是當地澳洲人,Penny是泰國人,她們是認識了十幾年後才結婚!其實透過在龍蝦工廠工作的緣故,我早就認識Penny!我常和那時在他家居住的韓國人BK一邊挑選龍蝦分尺寸,一邊聊到彼此的生活,他常跟我提到Penny!
"她就像是我在澳洲的媽媽!你知道的,媽媽,就像是親生的媽媽"BK帶著認真我無法反駁的語氣這樣跟我說!!!
  Penny帶著我跟伊庭以及行李到我的房間。那是間光線充足的房間,兩扇偌大的窗戶帶來足夠的光線,我看了一下擺設,床,衣櫥,以及兩到三張椅子!簡單的裝潢又光線明亮,我很喜歡這間房間。唯獨就是我床單是粉紅色的,唉,感覺有點奇怪!Penny帶我環繞家中四處,客廳不大,但是擺設給人相當溫馨。走道上的那只長沙發上面有許多的小抱枕,放置另一面牆壁的沙發之間還有一隻很大的維尼熊。牆壁上掛滿許多圖畫,其中兩幅是一對澳洲年輕男女素描畫。後來Ken 跟我說,我才知道這是他父母的從照片拷貝過來的素描畫!在電視旁的左方角落,有一個不到一坪的小吧台,上面擺滿許多我叫不出酒名的酒,以及長腳酒杯;電視另一旁的角落則是放著一個擺滿照片的檯子,上面有Ken兄弟姐妹的照片!客廳旁便是廚房,廚房跟客廳一樣不大,但有個裡面放著了各式各樣的調味料的櫃子,裡面不乏許多泰式香料!
  令我比較驚奇的是兩張已經退色的深咖啡色木製櫃子,似乎年代相當久遠,她讓我感到懷念以及好奇的!該怎麼說呢,看他的樣子,這只櫃子似乎應該是出現在我童年時期的事物,而不應該出現在此時此刻!
  我是個出生在台南某個小鄉村的孩子,我家算是ㄇ型的三合院,只不過左方的那一條橫線是一間工廠,但家中的雜物似乎都往那丟。工廠最大的功用就是供我和鄰居朋友玩了好幾十次的捉迷藏!而中間那一橫主要是我們家中的四個房間以及中間拜神的靈檯!每逢晚餐時,我都得和爺爺或奶奶一起拜拜,點燃三支香,朝向門外的方向,心中默念一會,舉起香拜了三下!那時我身高依舊不高,我得爬上桌子,才能把香插到懸吊在天花板的香爐。拜完外頭之後,我們再轉回靈檯前拜神明,一樣在心中默念一會,拜了三下以及祖先之後,便結束這短暫的過程!雖然那時候的我,只知道這是個尊敬神明,緬懷先祖的一個過程,但對現在的我來說,又多了一個解釋。這就是我們當地的文化,不同於世界各地的一個文化!就像回教徒一天五次固定向她們心中的聖地麥加朝聖有那麼一點異曲同工的含意在!而右方的那一橫則是包含了浴室,廚房,以及一個不大可以用餐的空間!廚房有兩個簡單的瓦斯爐,中間有座石造的大灶,每逢端午時我會聞到那鍋中滾水內所飄來的粽香!在那不到兩坪的用餐的地方,旁邊就有著一個許多抽屜以及空間的木製櫃。這個櫃子就跟我眼前的那個櫃子有說不出來的熟悉感!
  記起在我當時身高可及,其實可以輕易的拿到櫃子裡的任何東西!觸手可及的第一層,在其左方是放了一個裝滿白砂糖的塑膠罐,而右邊是放置當天晚餐吃剩下的菜餚。在更上一層,是一些零食及泡麵在裡面,奶奶總是會放一些點心給我們兄妹倆搶用!映像最深的莫過於最可口紅色盒裝的孔雀餅乾,每逢過節時,電視總是會放映要拜拜時,就是要買孔雀餅乾的廣告,管他什麼拜神祭祖,但孔雀餅乾實在是我懷念的好味道之一!在第一層下方有三個小抽屜,抽屜裡放了一些工具,榔頭鐵釘之類的。在小抽屜的下方也就是在最下層,放了一個大甕,是藥酒嗎?我不是很確定!總之,這個櫥櫃是我覓食的好地方!我在另一頭的南半球,在澳洲當地人的家中,在廚房那深色的櫥櫃,似乎是連結我童年生活的其中一扇門!真讓我想不到!
 
         老妹,你還記得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